首页 找服务 作品案例 婚庆资讯 个人中心 微社区
分享:

收摊回家的少年们,别忘记头顶的星辰大海

时间: 2020-06-19 浏览:(18) 标签:

娱乐八卦

现在渴望外出摆摊的少年越来越多,这种滋生在市井生活中的谋生手段,曾经被下岗职工发扬壮大。那一年,茫茫

现在渴望外出摆摊的少年越来越多,这种滋生在市井生活中的谋生手段,曾经被下岗职工发扬壮大。

那一年,茫茫多失业的人走上街头,在路灯的陪伴下,席地而坐,让无数少男少女在夜晚有一个地方可去,走走逛逛,谈情,谈理想,谈未来的人生,身边灯火通明,抬头是星光璀璨。

与其说着那些想去出摊,风里雨里等你的段子,不如看看那些年,那些年少成名的故事。

《社交网络》在大卫·芬奇透露出消息时,大家都无从想象他去拍传记片的样子,直到上映之后大家才松了一口气,果然还是悬疑风格,多线交叉叙事,给人们带来了这位26岁就登上《时代周刊》封面的少年天才。

但就算你看过讲述他的电影,他人为其著的自传,亦或是那场马克扎克伯格的听证会,任然无法理解他在想什么。

电影中的他有细微的表情变化,但通常都是用2倍速聊天,看不出太多的情绪变化,不断跳转话题,直抒胸臆的表达,甚至和多数天才一样,喜欢穿拖鞋。

真实的马克虽然带着剧中的部分属性,甚至在公司开会的时候,会要求所有人哪里都不许去,必须在解决完问题之后才能离开。

而与剧中的官司不同,现实中的马克扎克伯格能在听证会上把一杯水喝出交响乐的感觉。

少年时的马克除了被称为天才之外,也因为自身的怪异行为被很多人不理解,他会放大常人眼中的小事,也总会想到一些偏僻的角度,朋友并不多的他却靠着某些冲动和自己的脑洞,让今天的自己成为了10亿人的朋友。

而有些人则从有很多朋友走向了独自离开。

《荒野生存》中的原型,克里斯托弗·约翰逊·麦坎德斯出生在美国东海岸的一个富裕家庭,他是名校的优等生,但放弃了似锦的前程,舍弃了让人羡慕的工作,将所有的存款捐给了慈善机构,独自一人踏上了回归自然的旅行。

这位理想主义者,徒步走近了阿拉斯加的荒野地带,带着少量的食物和装备,成为了一名流浪汉。

不少人对于这位一心向往自由,远离城市的少年有无限地崇敬,但结尾的死亡也同样验证了自然的残酷,让不少人看到幼稚和无知。

少年的烦恼常在有梦想,却未做好准备,而哪天能 准备好?

谁都不知道。

而为了梦想无限准备的埃迪,就算被人称为飞鹰,也未能成为第一名。

这个原名迈克尔·爱德华兹的青年,智商没有问题,却人人都说他傻,毕竟没有一个滑雪运动员会是高度远视,也没人会在护目镜里面嵌一副高度镜。

然后在参加跳板滑雪这种需要身轻如燕的项目时将自己体重控制在82公斤,比整场比赛中除了自己外,最重的选手还沉18斤。

一边打工一边筹钱的他,给自己安排了一身二手行头,从保姆道园丁乃至芬兰一家精神病医院,都能看到他打工的身影。

《飞鹰艾迪》一片高度还原了当时迈克尔的状态。

在奥运会上,他跳出了个人最好成绩73.5米,稳居倒数第一。

但收获了大量的粉丝,不少人将他的故事讲述出来,认为他代表了真正的奥利匹克精神。

而“飞鹰艾迪”这个名号也是在当年奥运会的闭幕式上,由组委会主席的演讲而来。

“有些选手赢得了金牌,有些选手打破了纪录,还有一位选手,像鹰一样飞翔。”

引导少年成长的人需要具有一定的少年感,片中的狼叔实演的教练布朗森·皮尔里就是这么一位。

他们不会像老学究一样拿自己的阅历当成功的秘诀,也不会让少年按部就班的成长。

而当我们对引导者喊出那句,“O Captain! My Captain! ”时,仿佛回到了刚看完《死亡诗社》的那个夜晚。

而在山洞里将读诗变成rap,站上课桌掀起反抗的少年们,早就为自己想好了未来。

这是本篇唯一一个不属于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,但他像是电影在成长中的位置,黑暗的空间里,观影者有属于自己的隐私,笑声可以传递,悲伤时有可以独自啜泣。

成长中的反抗,叛逆,总会出现在每秒24帧的光影中。

我们看到过莎翁青年时的浪漫爱情,也幻想过重返17岁后的校园生活,少年鼓起勇气去做的事情,并非都有善终,天才也有可能被叫成怪胎。

就像《模仿游戏》的编剧在获得最佳改编剧本之后,那段获奖感言所说。

“当我16岁的时候,我企图自杀,因为我觉得自己很奇怪,很另类。现在,我站在这里,想借此机会跟那些不在这里的、认为自己奇怪而另类的、不能适应任何环境的孩子说,是的,你是这样的,请保持这种奇怪和另类的个性,当你成功的时候,请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下一个这样的人。”

更多新闻资讯,请关注顺德婚庆网哦~

顺德人动态,欢迎下方留言

关注我们: 新浪微博 微信
copyright ©2019 sdmarry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1061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