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找服务 作品案例 婚庆资讯 个人中心 微社区
分享:

「德云老门砖9」陶阳云圣——你是初心动的盛大惊喜

时间: 2020-06-06 浏览:(19) 标签:

娱乐八卦

(《德云老门砖》是以德云社一块砖为主角的第三人称叙述文,在文中会分篇介绍德云社种种,本篇讲述的是德云

(《德云老门砖》是以德云社一块砖为主角的第三人称叙述文,在文中会分篇介绍德云社种种,本篇讲述的是德云社陶阳云圣。)

院子里又响起了熟悉的开嗓声。

彼时,已是一天中难得的稍带凉意三四点的午后。

陶阳先是熟练地掐腰开嗓,再换上一身简易的行头,定睛抬手,气贯全身,一遍遍的疏通着准备的新戏。

流年变幻,这是他打小一直保持的习惯。

那颗原本青绿的果实慢悠悠的长大了,黄色与红色奇妙的交融,交界处泛着一点点低沉的橙色,仔细翻看,还带着遗留的青,散着的果香早已没了以往的涩劲儿。

老门砖第一次见陶阳的时候,他还是个头顶一绺小揪揪的孩子。

夏天的时候穿着一个小小的汗衫,迈着步子走到旁边的路牙子上坐着。

两只脚交叉着往腿底下一藏,上身直立,手往膝盖上那么一搭,说起话来都带着一种老模老样的意思。

那是个喜欢京剧的小人儿,从江西到北京,从过往至今日。

很少能见到一个这么专一的人。

从最初就把自己完全的交给了京剧。

那个看似稳重实则可爱活泼的孩子,总会悄咪咪的来到院墙前,嘟嘟囔囔的说着自己的小小烦忧。

大院里的男孩儿多,同年纪的也不少。

有集体那几年长个的时候,只有陶阳会偷偷的说着自己不想长高的小心思。

老门砖知道,他是害怕长高后穿上戏服太难看。

前几年一起在家里住的师兄弟们都爱玩儿游戏,只有他玩儿不明白也不爱玩儿。

老门砖就看着他在院墙前蹲坐着叹气,一声接一声的。仿佛小小的身体里生出了无数的愁绪。

不过倒也还好,他一向看得明白,没过多一会儿就能自己调节好,拿着词本去唱新的戏。

对于陶阳来说,倒仓前有倒仓前的唱法,倒仓后有倒仓后的唱法。

可无论如何,只要学着,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一天都不可缺少。

练不了嗓子就练身法,练不了身法就去记词,总有各式的办法填满学习的一天。

相比四边闷着的练功房,他更喜欢在宽敞的外院里练。

听声音,磨走位,看身形,练手法……

一点一点的掰扯,一点一点的进步。

在这件事情上他向来有耐心。

记得有一段时间,陶阳特别爱吃斜街后面的灌肠。

这是在北京的胡同街头里随处可见的一种传统小吃。

穿过斜阳巷几条,竹签送入嘴中嚼。

他常常买上一小纸盒的灌肠,内里软嫩,外壳酥脆,扎上一根半长的竹签,陶阳拿着它能从街头吃到巷尾。

大油的东西总是不易散热。

老门砖就看着陶阳一边咧着嘴用牙轻咬,生怕烫着,一边微眯着眼,一脸享受的往下吞咽。

向来稳重老成的少年突然显露出的孩子气息,才更让人觉得记忆深刻。

陶阳的性子同他师父极为相似。

都有一段独自拼搏跌入泥里都过往记忆。

养成了二人知恩善报,疾恶如仇的性子。

他向来敢说,也从不避讳。

从小到大,他好像从未改变,依旧保留着幼时的样子,年少的心中赤诚更胜从前。

老门砖还得那句话。

“虎豹之子,虽未成文,已有食牛之气。

鸿鹄之蔻,羽翼未全,而有四海之心。”

这或许是对陶阳最好的认可。

新门砖终于结束了它所谓的“一小会儿”的午休时间。

从日头正好睡到斜阳西下,院里的人开始准备晚饭,而陶阳也练到了结尾的部分。

“您这一觉可睡得真短,天都没亮怎么就醒了。”

老门砖的故意打趣让新门砖的哈欠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。

“嘿嘿,天儿这么热,不正是睡觉的好时候嘛,我就是睡得稍稍长了点,长了点。”

老门砖好笑的收回了思绪,不知不觉,又快要到夏伏天的日子了。

听着院里练完收拾东西的索索声。

嗯~又是一年中练功的好时节。

小编:说谈一言

更多新闻资讯,请关注顺德婚庆网哦~

顺德人动态,欢迎下方留言

关注我们: 新浪微博 微信
copyright ©2019 sdmarry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1061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