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找服务 作品案例 婚庆资讯 个人中心 微社区
分享:

电影《霸王别姬》里哥哥张国荣演绎的是程蝶衣,还是他自己?

时间: 2020-04-02 浏览:(96) 标签:

娱乐八卦

1993年播出的《霸王别姬》在豆瓣高分电影中,一直稳居榜首,是目前为止,国内华语电影界中无法超越的巅

1993年播出的《霸王别姬》在豆瓣高分电影中,一直稳居榜首,是目前为止,国内华语电影界中无法超越的巅峰之作,也是陈凯歌最得意的作品。两个多小时的电影,演出了人生百味。

说起张国荣在霸王别姬中的表现,只能说张国荣已逝,世上再无程蝶衣。这部电影从清末时期演到解放后,浓缩了中国近一个世纪的历史。剧中以两位京戏大师一生的故事为主线,讲述了京戏从盛到衰再到如今的盛世,是这些京戏大师们一路守护,一路传承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国粹。

同光十三绝小豆子第一次蜕变

清朝末期,艳红带着小豆子去关家班学艺,小豆子长相清秀身段轻盈,但是却生了六指。关师傅不肯收,随后艳红用菜刀切掉了第六根手指,小豆子完成了人生第一次蜕变,再不是娘亲怀里扎着红绳的小孩儿,得开始自己的人生了。孩子们都嘲笑小豆子的母亲,小豆子烧了母亲留给他的棉衣,就像影片后来小豆子变成了程蝶衣,给母亲写信也是烧了,预示今生再不相见,也没法再见了。

孩子们的训练非常苦,稍有不慎就要挨打。小豆子长相越发清秀,师傅让他唱旦角,但是小豆子总是忘不掉自己是个男孩子,总是唱错,实在受不了毒打。一次跟小赖子偷跑出去,正好赶上了京城名角儿唱戏,两个孩子都哭了,小赖子哭着说“这得挨多少打啊”小豆子也哭了,但是什么都没说,澄澈的眼神里,坚定地认识到自己真正想要什么。面对回到戏班后的毒打,小豆子义无反顾,小赖子却无法面对现实,吃完了自己最喜欢的糖葫芦吊死在练功房里。师傅把小豆子打得皮开肉绽,小豆子虽然看起来身材单薄,其实内心刚强,就是不肯求饶。说到这里不得不提,影片里还有一个小戏痴也爱戏,就是程蝶衣捡回去的弃婴小四儿,一心想成角儿,甚至欺师灭祖,不择手段,无所不用其极,搬倒了师傅师伯,拿了程蝶衣的凤冠,最后却机关算尽反丢了卿卿性命。同样都是爱戏,都想成角儿,但是那成角儿的过程,要忍耐,要克服,要一心向善,有几人能坚持到最后。

师傅第一次说戏《霸王别姬》小豆子似乎身临其境,师傅也说出了那句“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”他记住了一辈子。小豆子从不忘本,就像成名后,有人从他身边路过卖冰糖葫芦,他还是会失神。

小豆子第二次蜕变成为程蝶衣

小豆子的第二次蜕变是张公公家办堂会,梨园老板那坤来关家班挑人,让小豆子唱“思凡”小豆子总是唱错,因为他知道自己是“男儿郎,不是女娇娥”小石头拿师傅的烟袋把小豆子的嘴绞的鲜血直流,从此小豆子没有唱错“我本是女娇娥,又不是男儿郎”他再不是小豆子,而是程蝶衣。或者说他变成了西楚霸王的虞姬。

命中注定的宝剑

不得不提的一件重要物件是两人在张公公府上看到的那把剑,小石头说“当年霸王要是有这把剑,早就把刘邦宰了,那你就是正宫娘娘了。”小豆子记住了,也当真了。说“师哥我准送你这把剑”在小豆子看来这就相当于他们二人的定情信物了。可是,当蝶衣用尊严换来宝剑时,小楼已经不记得这回事了,还说“又不上台要剑干什么”蝶衣受不了打击,说以后你唱你的,我唱我的。与其说是小石头在儿时成全了小豆子,不如说两人其实是互相成全,两人一分开,一个玩蛐蛐,一个抽大烟,都不务正业了。

不疯魔不成活

要说对于京戏的喜爱,两人都爱唱戏。但是,蝶衣不是想演好虞姬,而是成为了虞姬。京戏对于他而言,不只是一种艺术形式,而是他的人生,或者说是他跟师哥的人生。一起长大的兄弟各有各的心思,段小楼心里是有蝶衣的位置的,两个人在危难之际会为了对方铤而走险。蝶衣敢于面对自己的内心,从对待京戏和感情上可以看出,蝶衣是个内心纯粹的人,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,有自己坚定的立场,不被旁人影响。就像在法庭上,明明袁四爷已经答应救蝶衣,庭审前他们也都说好了。但是,当法官让蝶衣陈述时,蝶衣说“如果青木还活着,京戏早就传到了日本。”

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

菊仙与蝶衣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对立。菊仙那真真儿是女中豪杰,有魄力,有智慧,也有情有义。却是将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了段小楼。蝶衣说“自打你贴上这个女人,我就知道完了,什么都完了。”菊仙是要过日子的。她知道蝶衣和小楼之间的情谊,但是她更加知道自己要什么,终是不能放手。为了跟小楼在一起,她花了所有的积蓄,为自己赎身。居家过日子就要柴米油盐,就要为了生活低头,在那个动荡的年代,还不得不做一些违背内心的事,说一些违背内心的话。蝶衣是受不了这些的,他不管身处什么样的境地,都遵从自己的内心,在他的心里,霸王也是这样的,是个有血有肉,举世无双的盖世英雄。段小楼夹在两人中间,确实不好过,一面要跟菊仙在乱世过日子,可谓是摸爬滚打。另一面,蝶衣又希望他还是那个豪气冲天的霸王。其实,段小楼在少年时期,确实有点霸王的样子,有脾气,有血性,有反抗精神,小豆子偷跑了又回来,师傅气急了狠狠地打小豆子,他敢于反抗师傅。袁四爷说要栽培他们,他不想去,也敢不赏脸。影片中有个关于三人关系的经典桥段,小四儿使用一些手段,代替了蝶衣来演虞姬,段小楼无法面对蝶衣,他决定不唱了,拉着蝶衣就走,此时,蝶衣内心应该是最踏实的。可小楼要是不唱很可能被扣上反动的帽子,此时菊仙出现了,又一次把小楼拉回了现实。落寞的蝶衣站在后台看着段小楼跟假虞姬唱戏,无比悲凉。菊仙内心也是不忍的,觉得对不住蝶衣。可是不得不向现实低头。此时,最能映衬出那句“力拔山兮气盖世。时不利兮骓不逝。”

才华横溢俊薄命,一世英名是鬼雄。

袁四爷,是个地地道道的戏痴,原型是袁世凯的二儿子,民国四公子之一的袁克文。他是懂蝶衣的,或者说他是真懂得京戏。在梨园初见蝶衣,人戏不分,雌雄同在,立马沦陷。与其说他喜欢蝶衣,倒不如说他喜欢的是虞姬。蝶衣给日本人唱了堂会,被国民军抓起来说他去给日本人唱淫词艳曲,袁四爷不能接受,在法庭上说,蝶衣唱的是《牡丹亭》那是我们中国人的国粹。后来袁四爷被批斗,临死前迈着四方戏步毫不畏惧。对得起老师方秉忠为其写下的碑文:才华横溢俊薄命,一世英名是鬼雄。

自个儿没有成全自个儿

1966年是一个特殊时期,段小楼和程蝶衣被小四陷害,成了反动派。批斗现场上,无人能够全身而退。段小楼检举程蝶衣与袁四爷有同性关系,程蝶衣检举菊仙的出身。两人虽然都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,但是他们说的都是自己内心最在乎的东西。蝶衣说“都骗我,我也揭发,揭发姹紫嫣红,揭发断壁颓垣。可是楚霸王都跪下来求饶了,那这京戏能不亡吗?这就是报应。”他一面埋怨小楼,一面也在埋怨自己,二人没有守护好京戏,虽然那个特殊时期里人渺小得连蚂蚁都不如,但是蝶衣不怪旁的,他怪自己,也怪师哥,自个儿没有成全自个儿,害得京戏那么美的东西被人糟践,从此再不唱戏。

从一而终

转眼来到11年后,两人都老了,再次彩排《霸王别姬》这出戏,中间段小楼说不灵了,不跟趟儿了。他们又说起来《思凡》,时隔这么多年,蝶衣居然又说错了“我本是男儿郎”犹如大梦初醒,可是蝶衣不愿意醒来,不愿意看清这个现实的世界,他要从一而终,用那把自己保护了一辈子的宝剑自刎在二人的舞台上,死在了他的霸王面前。

程蝶衣一生命运坎坷,爱而不得。他爱戏,爱戏里的故事。戏文里的人物是那么的有情有义,戏文里的故事是那么婉转动人。他毕生都想将戏里面的理想付诸现实,却力不从心。我们对着程蝶衣惋惜,叹气,因为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程蝶衣,都希望戏文里那有情有义的人物能一直陪在自己身边,而不是掌声一落,大家各自安好。

想想哥哥张国荣的一生,艺术生涯可谓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,感情生活却是历经坎坷,终不能得偿所愿。哥哥演绎的到底是程蝶衣还是他自己?

更多新闻资讯,请关注顺德婚庆网哦~

顺德人动态,欢迎下方留言

关注我们: 新浪微博 微信
copyright ©2019 sdmarry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10617号-1